Hello! We are inBlooom!

我們是inBlooom印花樂藝術設計有限公司,這裡呈現出我們的原創印花設計,以及我們的創作生活。
inBlooom works in pattern design, hand-printing fabrics, and unique creations. This is the blog to present our artworks and our life. Thanks for visiting :)



Friday, September 7, 2018

[ 2018實習生週記 ]「最好的是,新歡就是舊愛」-新舊交融的大稻埕

午後的悶熱充斥了大稻埕的長路橫街之中,雜貨店都在販售冰水,惆悵的心情卻被突如其來的涼風透穿,夏天的暑氣正在緩慢的消散,這個夏天真的要結束了。
還記得初來乍到大稻埕時,時光彷彿倒流了二十年,明信片中令人琳琅滿目的風景顯現在眼前,熙來攘往的人群、連綿不斷的街巷,大家都匆匆忙忙地各自趕路,大家都忙碌於各自的生活。驟眼之下,眼前的各種人與物都被當日的光線點綴成一幅油畫,而我則是站在這幅油畫前看到為之著迷的途人。



有一次公司安排了半天遊覽大稻埕廟宇之行程給我們,期望大家能更瞭解大稻埕的歷史。在導覽之前,我只知道大稻埕以布料聞名,每次穿越滿掛花布的巷弄時,都會令人聯想到身穿旗袍的蘇麗珍的身影。導覽員說這裡除了布業興盛外,由於大稻埕在1920年代後逐步繁華,修葺房屋都以洋式建築風格作為參考,並引入外國的娛樂品,如:咖啡,酒家菜等。異國的顏色繪染了整個大稻埕,此地的花樣年華亦碎步而來。
導覽員在當日說了很多關於大稻埕的冷知識,原來位於迪化街的萊爾富是光泉旗下的第一家便利商店。「阿,原來!」,原來我不曾了解過這個地方。赫然發現「原來」這個詞帶有幾分自我審視的意味,有時對外界對象的認識始於第一印象,亦止於第一印象,因此對事物的看法也只有一種角度而已。但在當天重新(真正)認識大稻埕後,發現對生活了解得越深入,便會產生各式各樣的詮釋,也就能用更有趣的角度去看世界。


在大稻埕生活約莫兩個月了,某些人、某些地方在不知不覺間已成為種種習慣。午休時常常坐在永樂市場旁邊的露天果汁攤,還記得光顧的原因是它每天都在播放七十年代的西洋音樂,George Harrison、Carole King,The Marmalade等歌手⋯⋯老闆娘看似漫不經心,她的慵懶散發著一種異國風情,就像古老的波斯貓。後來去多了,她看到我就會笑著問:「一樣嗎?」。想著剛開始的陌生不語到現在的默契不語,原來短短兩個月就已足夠令你習慣、令你不捨。
在印花樂的辦公室裡,實習生有一個共同的工作間,或許坐得近,心也近了,笑。剛開始的時候都會客套的問一句:「要一起吃飯嗎?」,而你也會客套的說聲:「好」,世間上所有的情誼不就是從種種客套的誤會開始。偶爾聊聊聽的音樂、偶爾在茶水間偷懶時被撞見、偶爾互相調侃一番。設計部的實習生匯芳永遠是最晚下班的,我某次下班前忍不住跟她說:「記得要下班。」她靦腆的淺笑。從那天下班後所接下來的每一個早上,大家都有一種熟絡感,心照不宣地打了個招呼後,便默默著手自己的事情。


兩個月的實習對此刻來說只是驟眼間的事,若要用整體觀來看待人生中的兩個月也更顯得薄物細故。不過我深信關係一旦建立,情感就無法原地踏步,不是加深就是漸減,過程中會經由雙方交會,從而生出種種可能,種種情節,相遇的世界就會變成掛念的世界。或許日後無法時常聚首一堂,但共同經歷過的時光會化為不合時宜的想念,這份不合時宜的想念會告訴你,關係不會貿然結束的,關係只會轉化,內裡包含各種變數,或許是新歡、或許是舊愛。


8月30號以後,我再也不是印花樂的實習生,8月30號以後,我便是印花樂的朋友。若然問我到底是新歡抑或是舊愛?我會回答:「最好的是,新歡就是舊愛。」


最後,我想略為改動David Bowie的一句話作結:「我不知道大家接下來要前往哪裡,但我保證絕不無聊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