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ello! We are inBlooom!

我們是inBlooom印花樂藝術設計有限公司,這裡呈現出我們的原創印花設計,以及我們的創作生活。
inBlooom works in pattern design, hand-printing fabrics, and unique creations. This is the blog to present our artworks and our life. Thanks for visiting :)



Tuesday, May 3, 2016

媽咪獨白誌#7:〈愛的責任〉


貴妙阿姨是印花樂高雄同事的媽媽,為了這次的採訪專題,我特別情商她接受我的電訪。電話接通的時候,貴妙阿姨說著帶有親切感的台灣國語,講話略帶鼻音,她說自己感冒了,但還是認真地與我進行訪談。

貴妙阿姨說自己至今做了十五年的保險業務。起初是好奇丈夫的保單內容,之後由於保險業的上下班時間彈性,她比較方便照顧孩子,就開始做保險。
女兒和兒子唸書時,她每天接送。姊弟念同一間國中可以一起接送,升上高中時,她便依照距離遠近排定接送順序,不論晴雨。

陽光雨露的日子,對農家出身的貴妙阿姨而言早已習慣。貴妙阿姨的娘家在屏東高樹,現在大多種植果樹。
這些田地在她小時候還是稻田,身為長女的她,自然要協助家裡的事務,務農之家不論年紀長幼都有事情可以協作,除草、餵牛、割菜、煮食、照顧弟妹⋯⋯在上學前,就有許多事情要幫忙,放學後也是。
關於責任,長輩也早早將這兩個字放在她的肩上和心上,「小時候有瓦斯爐了,年紀太小還不夠高,拿張凳子墊高就可以煮菜,柴燒的爐灶也有用過,但還是瓦斯爐方便。」為家人張羅食物,是貴妙阿姨最早對「責任」的記憶。

台灣製衣代工蓬勃的年代,貴妙阿姨也曾是在工廠裡踩踏縫紉機的一員。
「我有到運動服外銷公司做了一年,之後到里港外銷成衣做了六年,後來人家介紹認識到現在的老公。那個時候家裡只希望我不要嫁給種田的,種田太辛苦。」夫家起先是經營製冰事業,後來在高雄起厝落腳,改營雜貨。公公過世後,雜貨的生意也沒有再繼續經營,這幢樓屋,至今住著婆婆、夫妻倆和一雙兒女。

談起兒子,貴妙阿姨的聲音瞬間就輕快了起來:「他脾氣很溫和,女孩子看到都會喜歡的。」但對於女兒,則在疼愛之餘,多了一層身為女性的擔憂。
「她現在年紀比較大了,很多事情有自己的想法,也沒什麼不好。現在大概就擔心她不要交到壞朋友,然後能夠把一些錢存下來,以後生活會比較方便。」
身為傳統女性幾十年的持家經驗,對女兒最大的擔心還是未來的生活。她理解孩子大了想到外頭走闖,而學貸、房租、飲食交通⋯⋯等,許多細瑣費用帶給年輕人的壓力,母親其實心裡都明白,不是不相信孩子在外頭沒有能力,只是想再多保護他們一點。

和貴妙阿姨聊到最後,我關心起阿姨的身體狀況,原來是周末回娘家時受了風寒:「我們大概每個星期都會回去屏東那裡,田裏面現在大部分是種棗子和檸檬,但還是有留一小塊地種些地瓜葉、秋葵。也順便去看爸爸,讓弟弟他們休息一下喘口氣。」
貴妙的父親近幾年老年失智症發作,主要由弟弟們在旁照顧。
聽她這麼說難免要反問她一下,「那你有沒有讓自己喘口氣啊?」
「有啦有啦。」她接連著說。
貴妙阿姨是這一輩的母親典型形象,總是關心家人多過自己,習慣付出,而很少想到回報。她們對於未來或生活的許多情緒與想法,通常是默默承受,有時企圖表現出來,卻又往往一股腦兒想將心中的話都說給對方聽,這就成了兒女眼中「媽媽的叨念」。
但這都是因為愛。對她們而言,對兒女的愛,就是關心與照顧兒女的生活,她只希望孩子過得好,其他的,都不是那麼重要。

關於印花樂的記憶
貴妙阿姨的女兒育馨在印花樂鹽埕店擔任店長的工作,工作得非常起勁,這點似乎讓貴妙阿姨十分放心。
育馨告訴我們:「出社會後,總是想往台北跑、或出國工作,媽媽不太贊成,她總是會說住家裡就好,怕我一個人在外沒人照顧。……我到印花樂當店長之前,是在一個概念很多元的複合空間裡工作,但很難跟媽媽解釋清楚我在做什麼。現在在印花樂這裡,可能是布料的東西她熟悉吧,她也比較放心。有時候我會買布請媽媽幫我做一些包包,我會跟她講我的想法和樣式,她都會很快地幫我做好——母女之間,好像在這種時刻會感到特別融洽⋯⋯」
作為母親,看到兒女的成長,心情應該是複雜而憂喜參半的吧,有時甚至也會為兒女的遠離而感到惆悵或寂寞。這時如果孩子回過頭來,告訴媽媽特別想吃的一道菜、想要一個媽媽幫忙做的用品。媽媽的心,應該會重新感到一種柔軟的喜悅。

貴妙阿姨
娘家屏東,嫁至高雄。
保險業務員。現在是印花樂鹽埕店的客製裁縫師,手藝扎實。

  • 印花樂小問答

Q:認識印花樂這個品牌多久了?
A:大約一年多。

Q:和印花樂結緣的契機是?
A:女兒到印花樂鹽埕店工作。
女兒覺得到印花樂工作後,媽媽對於她的工作內容,不像以前那麼容易擔心。也許是因為這是媽媽熟悉的領域。

Q:印花樂商品私心推薦
A:布料實在,買了幾款的布料做小零錢包、餐具袋和水壺袋。